•     我在回学校的时候,坐在傻子的车上,看见了车窗外面的他。这么大的园子,这么多的人,我怎么会看见他呢,为什么在我的心被捣得一塌糊涂几乎患上了迎风落泪遇夜落泪症的时候看见他呢?他还是穿着很显老的衬衫和外套,他还是我不会喜欢的那个样子。我欠了你一年的眼泪和心痛,必须用更多的眼泪和心痛来偿还么?可是它们都并不能弥补你呀,我甚至都没有了你的号码你也没有了我的我想要打电话给你对你说声对不起都已经不再可能,而且,我其实并没有对不起你,你只是需要一个对象来耗损你少年时代的深情。

     

        谁是谁的过客,你当时一定想不明白,才会夜夜喝醉,折磨自己。我也想不明白,才会已经容颜渐老了还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傍徨失措如同一个刚刚离家出走决定流浪的无知少女。

     

        你的心碎对我的生命并无意义,顶多满足了我那丧失良知的阴暗的虚荣心。那么我的心碎也何尝不是。

     

        滚蛋去吧,我所有的深情款款、牵肠挂肚、因你而生为你而灭。所谓的爱情不过是在寻找活着的知觉,我爱你,不过是想要生活得强烈一些。你看,我也正在变成一个彻底的虚无主义。我多么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