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1-18

    地铁里的一场雪 - [像这样细细的听]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jgarden-logs/84616000.html

       在纽约住过好几年的朋友说起纽约地铁上唱歌的墨西哥歌手,还有在42街地铁站台跳街舞赚钱的黑人小孩们,在那里,从来不会有“共同抵制乞讨卖艺等行为”的庄重音响。在北京的地铁上,比这亮堂的广播更令人忧虑的,其实是那些依然穿行在地铁里的乞讨者,老人,瘸子,唱歌的盲人,他们目光中的谄媚卑微,以及你给与施舍后他们口中算盘珠子滚落一样的“恭喜发财,大吉大利”的感谢词。 


        记得大学英语里有篇lady hermits 的课文,关于西方国家那些贫穷而能听到风声的女拾荒者,她们是看破红尘的游侠隐士,像风一样自在的浪迹。后来看过一个非常美的荷兰纪录片,那些流浪汉身上残存的简直是贵族气质,这世上仅存的那点儿优美诗意。同样是流浪汉或乞丐,在我们这片土地上你看到了什么样的姿态和目光? 

        我们也可以为他们辩解,在生存线上挣扎的人,还讲什么姿态气度?陈丹青在谈民国的时候说到小时候见到的棚户女子,头发梳梳好,衣裳整齐,干净见人,那安然的姿态让她去扮宋庆龄也几可乱真。可现在满眼所见的打工妹们的模样气质能够么?龙应台的《目送1949》里提到美国人给美国大兵印的小册子,教育他们不要看不起中国士兵,他们虽然都是矮小瘦弱土里土气的农民,但他们像那里的土地一样安详坚韧有尊严。在地铁里,公车上,偶尔拎着大编织袋挤上来的那些臭烘烘的农民兄弟们,在城里人嫌恶鄙夷的目光下,还有多少的安详坚韧有尊严? 

        不能怪各色各样的人的气质都变坏了。是我们身在的这个社会,这个时代变坏了啊。但是11月的某天在十号线地铁里,我看到了一对干净好看的少年人,男孩穿着白色的套头衫,皮肤白白的很秀气,女孩磨菇头碎花衣裳,两个人在车厢正中间摆放好放钱的盒子,悠悠的唱起歌来,男孩先唱,声音很民谣,女孩接着唱,她嗓音里有一种特别纯净的力量,不卑不亢的气度也散发出奇异的气场,把周围目光呆滞的人们都镇住了,有人陆陆续续往盒子里放钱,他们根本不留意,好像是在给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些人唱歌。他们唱完朝另外一个车厢走去,我的目光看向那个女孩,她脸上似有若无的笑容也好像不是在对着我们笑而是在对着另一些人笑,那笑容里没有一丁点儿谄媚,像细雪一样干净。 

       这个时代还没有坏透是她清清的眼睛告诉了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