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26

    大风吹 - [冲入生活犹如一匹黑马]

    Tag:日子 微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jgarden-logs/30653299.html

       三杯两盏下肚,红了人的脸庞儿,坠了泪珠儿,拉了小手儿,酒能让人直见真心,置身某种赤诚相待的幻觉中,感动着欢喜着,又怕酒劲儿快过了,豁出了命去的猛灌,想要糊涂得久一点,多么像爱情。

        酒鬼们最恨别人偷奸耍滑不真喝,更别说那个什么以茶代酒了。我都进入角色了,你还清醒的在旁边立着,不是太间离了么,好比我向你掏了心窝子而你不真心待我。 

       那个夜晚听了很多故事,都是些遥远的ps过的浪漫片断,已经自我说服自我平息之后用来怀念的心底波澜。而当我想要开口的时候,我听见自己那生涩的声音变成了泉眼边空洞的水声,发散着硫磺那微微苦臭的气味。对于身在其中的事物,我从来都会丧失平常的巧言令色。 

       从什么时候起,我憎恨表达,缄默不语,在人群里拼命储备食物和欢乐用来以后独自一人时挥霍,如同一只还有很多沙漠等着攀越的骆驼。 

       三只鹦鹉蹲在栖棍上两只绿色的大个儿假寐,白而小的那只竖起头皮上的几根羽毛惊愕的看我们。你好,你好。它不理睬。猛的凑到它跟前,它吓了一跳,后腿半步,攀上木疙瘩的架子,小爪子死死的紧扣,你好,你好,它慌乱的答应两声,想要用这敷衍来赶我们走。我们冷得哆嗦,汲着拖鞋满意的跑开了,它松了口气,那怒发冲冠的毛垂搭了下来。

       出门大风。白杨树叶哗啦作响如同大雨声。大风可以吹散的东西,长头发、眼睫毛、小店铺的广告牌,没站稳的自行车,松散的人际关系,发痴的大梦。

     

       大风吹大风吹,冰淇淋流泪。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大前门 2010-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