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黑暗里面,

       我摸索各种打开的姿势。

       无论是多么的笨拙,或残酷。


               ──黄碧云《沉默、暗哑、微小》

     

  •    经过那个路口的时候,我僵硬的缩着脖子,盯住脚尖,拼命告诫自己,不要停下脚步,千万不要纵容你那该死的伤感。

     

       但是我还是,无可救药的停了下来,侧过头去,定定的看了一眼那条小路。它在深冬的雾气里氲开昏黄的路灯,比我的身体还要潮湿伤感。在那一瞬间,我像电影里某个情绪段落的女主角一样顷刻崩溃,身体微颤,脸颊缓缓落下两行泪水。

     

       但是画面并未定格,我抬起脚步,恶狠狠的朝前走,在冷风里低声地骂了一句“靠”!不知道是骂自己还是他还是狗脸的岁月还是这操蛋的大冬天。

       我用这句狠话带来的周身一热纵身一跃,跌坐进了最后一班地铁。